文明家庭当前位置:首页 > 工作园地
我家老太婆的故事
作者:县妇联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 更新时间:2015-09-08

    我的结发妻子叫叶奇菊,我们是21岁(1946年)结的婚。她在63岁那年先我而去,我们一起生活了42年。这42年,是我一生中最坎坷的一段,若不是她为我遮风挡雨,苦苦地支撑起这个家,我真不敢想象能不能拥有现在这样一个幸福和谐的大家庭。今天我把当年她持家处事的生活小故事记下来,既为了寄托想念之情,也给子孙们留下些文字资料,希望他们能把老一辈的精神传下去。

    一、一枚戒指

    我和奇菊结婚时,她有一件心爱的陪嫁品——一枚二钱重的金戒指。那时的金戒指,在我家乡旦门小渔村,确实是一件珍贵的东西。婚后没几天,她就摘下来藏着不戴了。
    第二年(1947年),我受聘去爵溪小学教书。我为了撑台面,向她借这枚戒指。不料平时对我百依百顺的她,就是不肯借——笑着低头婉拒,笑着送我出门。
    渔汛期间,沈家门千舟云集,我父亲准备去做柴爿生意,因本钱凑不齐,就与儿媳妇商量,说借她这枚戒指做本,到时候还她一枚三钱重的足赤戒指。面对这样大的诱惑,奇菊就是不动心,也是笑笑回绝了——不借。
    1948年冬,我秘密参加了党的地下组织,奉命组建起旦门联络站。翌年春,有两位同志经过联络站,转道去四支队根据地秋水山区,提出要我站提供路费。所谓“路费”并非车船费、食宿费,而是指过敌人关卡或碰到突发事件的经费保障。所提供的额度,也就是他们此行的安全系数。当年上级联络站不拨钱,一切经费,均须自筹。我恰巧身无分文,又不好直说自己没钱,急得坐立难安。奇菊知道因由后,二话没说,连夜为我去借钱,可转了一圈,借到的钱很有限。看到我为难的样子,她说:“不要急,我有办法!”说话间,拿出那枚二钱重的金戒指郑重地按进我的手心。我来不及多想,连夜给那两位同志送了过去。对方感到分量太重,追问来源。我如实相告,则坚决不受。奇菊知道后,对他们说:“你们为革命可以冒生命危险,我一只戒指又算什么!”两位同志见她态度诚恳,只好收下了这枚连她丈夫和公公都借不出的戒指。

    二、一块番薯

   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在新东公社农业中学当教师。学校有一块山地,作为实践基地种着番薯,秋天,收了番薯改种小麦。作为奖励,全校师生每人分到一块番薯。我分到的那块,差不多有一斤重。当时,村村吃食堂,一块斤把重的番薯,也算是个宝。我珍重地藏着,星期六带回家里,想让孩子们解解馋。奇菊看到我带回这样大的一块番薯,兴高采烈,提出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处理方案。
    那年我祖母已近80高龄,正病着,食堂里餐餐都是能照出人面的番丝汤,她已经好几餐没吃饱了。奇菊建议把番薯切成片,烘熟给祖母吃。那时我们已有两个三五岁的孩子,也是面黄肌瘦、缺乏营养。我提议让孩子吃一片,可奇菊认为孩子小,以后有吃饱饭的机会,而祖母年纪大,身体这样差,恐怕时日不多了。她有这样的心胸,我还能说什么呢?商定后,奇菊就动手烘番薯。那时连油也没有,难为她心灵手巧,把番薯切片、烘得两面黄黄的,香气四溢。孩子们高兴地围在边上,不肯走开。奇菊就哄着他们:“阿太年纪大,让给阿太吃。”可孩子们眼巴巴地望着黄黄糯糯的烘薯片,吧嗒着小嘴,就是不肯走开。我实在不忍心,就提出给孩子们一小片。奇菊说:“不能惯着他们!”拿起竹枝扎成的家法要打。我连忙牵着孩子走开。她乘机把薯片送到祖母床前,祖母接碗的手也抖了。吃了一片后,问孩子们吃了没有。奇菊说:“他们每人一片,早吃过了。”祖母放心地吃掉其余的,说:“吃了一生番薯,没吃过今天这样好吃的。”
    后来祖母又活了一年多。恐怕那几片番薯也有很大作用吧!

版权所有 © 2006-2015象山县妇女联合会 浙ICP备15031792号-1 投诉电话:0574-65786578
主办:象山县妇女联合会 象山县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
电话:0574-65713196 电邮:nbxsfl@yahoo.com.cn 技术支持:云朵网络
   
    腾讯微博   微信公众号